阿凉

俗eeeeeeeest

特查拉是什麼做成的?

戰衣、傷痛

和埃弗里特的一個吻

特查拉是這些東西做成的

 @Mr-REC 最近忙考试忙到生活不能自理emm所以昨天忘记拍照晒本了❤️本子超棒的!等我考完试再读❤️

占tag抱歉,悄悄问一句,有人想在明年二月份去伦敦看马丁的舞台剧吗QwQ最好是国内出发,求同行

悖悖论:

We're all just killing time until time kills us

夺珍1

好看!真的好看!带感!超级带感!

口罩:

之前欠的修罗场 奇异玫瑰 豹玫瑰 可能还有点索伯




这事儿瞒着苏睿。埃佛雷特单独找上奥克耶,要奥克耶说,若不是眼下时局特殊,埃佛雷特也许自己开着飞机就去了,好歹他有摄政的自觉。


“你跟我去。”他简短地命令她,比特查拉少了几分客气,连笑容也欠奉,就像在交代他在CIA的下属。奥克耶不喜欢白人的颐指气使,但是如果必要,她会为摄政者铲除任何违抗命令的部下,如果特查拉留下任何一句遗言,遵从埃佛雷特,保护王妃,会是他最后的命令。


飞行中,奥克耶想让埃佛雷特去休息一下,她怀疑他几乎没有睡眠,不到一个月他瘦了一圈,他本就瘦小,如今简直伶仃,在她眼里像一只小猫——他在她眼中一直像一只猫,从前是名贵的宠物,被黑豹蜷在身下,不谙世事地舔舔爪子撒娇,如今则像失去了主人庇护的流浪猫,形销骨立,充满戒备。


他摇摇头,站得笔直。


飞机在瓦坎达联络部降落,预先接到通知的联络署人员恭候在停机坪,还有出于私人关系前来的莎伦卡特。


埃佛雷特走下飞机,莎伦等众人行礼后方走上前,她跟他握手,脸色沉郁:“埃佛雷特。”


埃佛雷特抿抿嘴唇,并没有牵出一个微笑。


他们没有多加停留,直接上了事先准备的车子。在车上,莎伦说:“他不属于任何一派,无论是美国队长还是钢铁侠,在此之前,似乎只有索尔造访过他,他帮助他找到了他的父亲,代价是索尔必须保证洛基永不反悔地球。”


奥克耶坐在副驾,开口:“代价?”


莎伦看向黑人女士的后脑勺,有点为难地说:“代价。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什么可以收买他,那人自成一派,傲慢,寡欲,刚正,神盾局对所有在册的超能力者都做过调查,他们都有可以牵制的人或者事,唯有这位斯特兰奇博士,我们找不到他的破绽。”


奥克耶嗤笑一声,微侧过头:“你说得他就像一个出家人。”


“事实上,他的确算出家人,他们那一派修炼者有半数都是出世的法师,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受戒,像他的师父古一那样。”


埃佛雷特似乎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,他一直看向车窗外,熙攘的街道本是他最熟悉的,如今却显得如此陌生,他就像关在瓶子里的虫子看着外面的大千世界,万物嘈杂,鲜活生动,而他唯有寂静,时间被隔绝在外。他曾经以为自己会很想念华盛顿,想念纽约,想念星巴克和地铁,但是如今他只想回到瓦坎达,那里才是真实的,这里只不过是隔着瓶子的一个梦境。


没有特查拉。


 


 


圣所。奥克耶和莎伦伴行两侧,护卫队其他人被埃佛雷特留在外面,来迎接的人是个亚裔,莎伦称呼他为王。


莎伦说他们曾经打过交道,比起斯特兰奇,看起来凶悍如匈奴的男人其实脾气随和,只是在握手的时候目光古怪地打量埃佛雷特,直到被奥克耶狠狠地瞪回去。


“我只能带他上去。”王跟奥克耶说,又意识到做主的是埃佛雷特,于是看向他,“他说了,他只见你。”


奥克耶马上说:“不行!”


埃佛雷特皱眉瞥向她,奥克耶收到那目光很不忿地闭上嘴。


“请带我去。”埃佛雷特说。


王无惧于奥克耶的凶狠眼神,先一步引路。埃佛雷特随他走上楼梯,他的脚踩着吸音地毯,在深色调的建筑内越走越深,墙上挂着不知所以的画,两侧不时出现一些装在玻璃展柜里的艺术品,如果是从前,他一定忍不住停下来去看看,并向这引导者发问,他从来充满愉悦的好奇心,如今他只是在玻璃瓶子里徒步。


“请你自己进去吧,他在里面等你。”王在一扇门前停下。


埃佛雷特没多看王一眼,他伸手握住球型门把,往里推开。这是一间书房,垂着厚重的深红色窗帘,光线显得黯淡,墙壁上内嵌的书架放满了书,歪斜着长桌上摆着了星象仪、实验器具、罐子、零食和一只头骨,壁炉燃烧着哔哔啵啵的火焰,两张相对而坐的沙发,其中一张上坐着一个男人。


他本闭着眼睛,肘关节搭在沙发扶手上,手掌合十抵着下巴,此时意识到埃佛雷特到了,他睁开眼睛,看向他。


埃佛雷特迎着那目光走向他,他不在意对方的打量,即便从没有人这样注视他,那感觉就像被咀嚼,他感到一阵蚀骨的疼痛,但只有一瞬,斯特兰奇很快移开了目光,他手掌一摆,示意对面空着的沙发:“坐。”


埃佛雷特依言坐下,那张沙发有点大了,也可能是埃佛雷特太小,他如果靠上椅背就会陷进柔软的皮革里,但如果他坐直了,又显得无依无靠。


埃佛雷特最终只选择坐在沙发的边沿,拘谨地绷直背脊:“你好,斯特兰奇博士。”


“茶还是咖啡?”斯特兰奇轻哼了一声,他显然注意到了埃佛雷特的紧绷,他随意地靠在沙发里,长腿交叠,但埃佛雷特莫名觉得这个人的气息一刻也没有松懈地绞紧他。


“茶。”埃佛雷特回答。


这个答案似乎让斯特兰奇满意,他动了动指尖,埃佛雷特惊讶地发现手中出现了一杯茶,他险些没有握住。


“当心。”斯特兰奇说,声音低沉像含着笑意。


埃佛雷特勉强牵起嘴角,把茶杯抵住嘴唇,英式大吉岭。


他吞咽了下,舌尖在嘴唇上探出,又收回,接着放下手臂,握着茶杯放在膝盖上,他没有耐心再继续寒暄:“斯特兰奇博士,我来这里冒昧地打扰您,是因为我需要您的帮助,找回我的丈夫。”


不知是不是错觉,埃佛雷特觉得空气突然紧缩,他抬起眼睛看向对面的男人,斯特兰奇仍然是一脸平常的表情,不辨喜怒。


他便继续说:“一个月前那场战斗您也有参与,许多人在这场战斗中消失,我的丈夫不幸也是其中的一员,奥克耶目睹他在她面前化为灰烬。”


“灰烬”这个词他一直避免提起,如今开口的刹那,痛苦像被触发了,他的眼泪猝不及防滚落,掉进了茶杯里,滴答。


斯特兰奇突然烦躁地一摆手,那杯茶便消失了,这突如其来的魔法让埃佛雷特吃惊,短暂地忘记了悲伤,他抬起头,瞪圆通红的眼睛望着斯特兰奇,眼角还坠着半颗泪珠。斯特兰奇猛然从沙发上站起来,他绕过另一张沙发上的人,走到窗边,背对着埃佛雷特。


“他不是唯一消失的人,你的痛苦也不是唯一的,你不特殊,埃佛雷特罗斯。”


“我知道,无数的人消失了,被遗留下来的人痛不欲生,但是疼痛是不能比较的,斯特兰奇博士,并不是有千万人与我一样,就能幸免我的痛苦,我只知道我失去的是我的唯一,所有人失去的都是他们的唯一。我想做的只是自救。”


“自救。”


埃佛雷特从沙发上站起来,疾步走向他:“是的,我求你救我,救我的丈夫,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来换回他活过来。”


 “万事万物自有定数,我不可能去强行改变既有的结局,埃佛雷特,我无能为力。”斯特兰奇始终背对着他。


埃佛雷特恐惧他话中的诚恳,他似乎真的无能为力,甚至因为无能为力而痛苦,这让埃佛雷特感觉到心脏被用力压住,血液收缩凝滞,他眼前一阵阵发黑。


“你感觉不到对不对……”


斯特兰奇微微偏过头。


埃佛雷特笑起来,他点点头:“对,你感觉不到那种痛苦,因为你没有失去过,你站在天上,法师先生,众生万物对你来说都是一样的,没有任何人、任何事是特殊的,所以你顺其自然,随遇而安。”


斯特兰奇转向他。


埃佛雷特笑着,涌出的热泪让他的笑容看起来就像是湿红色的玫瑰,衰糜艳丽:“而我,我是个凡人,一个失去了挚爱的凡人,我不管命不命,我会赌上一切去找回他,上天入地,我一定会找回他!”


“你找不到。”斯特兰奇的声音毫无感情。


埃佛雷特笑容多了一丝隐秘和疯狂:“那我便随他一起去那片草原。”


说完,他便转身。


“站在那儿。”斯特兰奇低沉的声音酝酿着风暴。埃佛雷特回身,斯特兰奇一步步走向他,室内没有风,但他身后的斗篷渐渐扬起,是压抑的力量。火焰跃出壁炉,在墙上腾起排山倒海的阴影,埃佛雷特看清了斯特兰奇的脸,他狭长的眼睛在室内光线变幻下显出金色的光泽,红与金,他是一只幻化成人的龙,玻璃瓶炸裂,埃佛雷特突然意识到自己身处龙窟。


“你威胁我。”他直到他跟前,“你凭什么觉得你可以威胁我?”


“你又为什么觉得这是威胁呢?”埃佛雷特反问,他们站得如此近,埃佛雷特感觉身处在台风眼,他继续试探,“你早知我为什么而来,却仍然愿意见我,我猜,我对你来说,可能有那么点用。”


斯特兰奇的声音里几乎掺杂着恨意:“你觉得你对我有用。”


“你的国王,你的丈夫,死去了,你出现在我面前,穿着——”他伸手,手背滑过埃佛雷特的肩膀,从他丝绸质地的瓦坎达白色长袍的袖管上滑过,并没有碰他戴着戒指的手,“像一个新娘,来祈求我,威胁我,因为你觉得你对我有用,那你告诉我——我可以怎么使用你?”


 


 


奥克耶起身,抬起头,看到埃佛雷特从楼梯上走下来,脸色更加苍白,哭过的痕迹十分明显。


“怎么样?”


埃佛雷特吞咽了下,方开口:“他答应了。”


奥克耶露出小女孩一样惊喜的表情,脱口而出瓦坎达祷语。


“那,那现在要怎么做,我们回去吗?”


“你回去。”埃佛雷特避开她的目光,“我留下。”


“你说什么!”


这下,莎伦也紧张地站直了,只有王没有说话,远远站着瞧着他。


“他想干什么——”奥克耶激动地质问。


埃佛雷特打断他:“他不想干什么,他需要我的辅助才能找回特查拉,等到特查拉回来了,我们就能一起回去。”


“那,可是……”


“没有可是,这是命令。”埃佛雷特说,他从手上取下戒指,递给奥克耶,“你拿着这个,给苏睿,在我不在期间,瓦坎达一切听她的。”


奥克耶接过戒指,犹豫又不安地望着埃佛雷特:“特查拉不会同意你取下戒指的。”


“那等他回来和我吵吧。”埃佛雷特露出一个哀伤而柔软的笑。


埃佛雷特把奥克耶和莎伦送到门口,奥克耶面色沉重地走向车子,搞丢了王妃让她不知道如何向王后和公主交代,莎伦走后一步,这时忽然回过头:“代价是什么?”


埃佛雷特抬眼望向她。


莎伦突然拉住他的袖子:“告诉我,代价是什么,埃佛雷特,你答应了他什么?”


埃佛雷特迟疑了几秒,笑起来,他的笑很轻松:“我的声音和双腿——别傻了,莎伦,我不是小人鱼。”


莎伦愣愣地看着埃佛雷特走回门内,两侧大门徐徐关上,她一直觉得有什么不对,这时候突然意识到埃佛雷特穿的不是之前的白色长袍,而是法师的藏青色褂子,她猛地扑上去,但圣所的门已经关上了。


 


Tbc



请给我口袋马丁:

是之前说的豹玫瑰!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说预售好久了终于搞出来了...大家久等了...

预售时间到七月31号,八月15号之后发货

贴纸有细胞自己特别喜欢的电影情节///就...就这样靴靴大家【( ・᷄ὢ・᷅ )

Wing:

細胞老師 @请给我口袋马丁 的豹玫瑰周邊!!
詳細都在購買資訊裡!

本人僅代發預售。

連結

預售到7/31,8/15後發貨

你们猜不到的:

诶呀妈呀终于放假了那可不得放飞一下自我。

手感跟我离婚了,就随便涂几个鸦。

OOC警告,傻蠢警告,私设如山警告。

一直很想把寇森和麦哥整一起玩!都是中年秃顶黑西装高层管理公务员,特工头子,肯定特别有共同话题。那整了寇森咋能不顺上罗斯整一发玫森友情向呢,麦哥见了罗斯那咋能不联系福华呢,咨询侦探都有了再来个奇异博士吧。就这么拖家带口地整出个贵圈真乱的状况来。

一切都是为了玩儿梗,没有正经的。画的也不能说是条漫了,只是使出啃甘蔗的劲儿把信息量往里头塞。其实这些梗都没啥意思,但不画出来我会憋死。脑洞也堵不上,久而久之沉甸下来厚厚一层淤泥,死水一潭再也搅不出波澜了。

博士还是没有追到手……博士我对不起你……也许他俩真同框了我才能想出追到手的脑洞吧……其实我觉得他俩追不到手的时候就很好嗑……或者我潜意识里罗斯是我的,谁都追不到手。

P10最后一格本来给夏洛克的配字:今天也宣示了对约翰的主权,今天也很快乐。【←写不下

悄咪咪给罗斯提个醒,你别踩草坪猫猫就不会嫌弃你啦【不是

发觉自己乱七八糟的脑洞越来越难打tag了。每次都打一堆,很愧疚。

吃AB结果lof给我推的全是BA的大手ummm?

肥宅——

活着!活着才有奇迹啊朋友们!

BIM:

Welcome to WAKANDA